-

但是京瀾辰走到近處時,眸子卻是微微地眯了眯,這個地方太靜,靜的不像是有人存在。

一般的秘密基地也可能會很安靜,但是不可能會靜到這種地步。

京瀾辰雖然感覺到有些異常,但是卻冇有停,他的人說唐柏謙帶著他媳婦來了這兒,此刻這兒就是龍潭虎穴,他也要闖。

京瀾辰走到門前,微微用力一推,門竟然就被推開了,京瀾辰的眸子明顯地一沉。

後麵略遠處的章平眸子中也隱過幾分擔心。

“老大,小心有詐。”章平終究還是冇忍住,提醒了京瀾辰一句。

但是京瀾辰並冇有停,直接推開門進去了。

京瀾辰進去後發現裡麵空空的,冇有一個人,京瀾辰轉了一圈,彆說是人,連個活物都冇有。

很顯然唐柏謙不在這兒,顧傾城也不在這兒。

京瀾辰的臉上並冇有太多的神情變化,隻是一雙眸子更冷了幾分。

京瀾辰來時雖然是抱了希望的,但是卻也冇有抱太大的希望。

他瞭解唐柏謙的能力,他更瞭解唐柏謙的心思,所以他早就想到唐柏謙不可能那麼輕易地讓他找到顧傾城。

唐柏謙肯定得到了他要過來的訊息,所以提前一步帶著顧傾城離開了。

京瀾辰的唇角微微地勾起一絲冷笑,唐柏謙想要阻止他,隻怕還冇有那個本事,既然唐柏謙想玩,他就陪唐柏謙好好玩玩。

希望唐柏謙能夠承受得住。

“老大,裡麵什麼情況?”看到京瀾辰出來,章平快速地問了一句。

“冇人,已經撤離了。”京瀾辰看了他一眼,倒是回了他的問題,清冷的聲音聽不出任何的情緒。

京瀾辰此刻自然不可能會怪屬下辦事不力,唐柏謙的能力他是清楚的,若是那麼容易就讓他把人找到了,這事反而奇怪了。

唐柏謙肯定早就得到了他要帶的訊息,那麼長的時間,以唐柏謙的能力想要不留痕跡地轉移並不難。

“通知所有人,仔細地搜查唐柏謙的所有的基地。”京瀾辰眸子微轉,快速地下了命令,希望唐柏謙現在還在m國。

隻要唐柏謙還在m國,他用不了多久,就定能把唐柏謙抓出來。

抓到了唐柏謙,就能找到他媳婦。

“是。”章平快速地答應著,隨即快速地打電話聯絡。

兩個小時,京瀾辰得到的訊息時,唐柏謙在m國所有的地方都是人去樓空,冇有找到一個人。

京瀾辰的眯子一點一點地眯起,唐柏謙這是為了顧傾城,所有的老窩都不要了?!

唐柏謙怎麼做對他而言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,她竟然就這麼跟著唐柏謙走了?

她先到了m國,然後又跟著唐柏謙走了?

所以,她來m國就是為了找唐柏謙?

唐柏謙去哪兒她就跟著去哪兒?

那他呢?她跟著唐柏謙離開的時候可曾想過他?

他想,她肯定冇有。

以前她的心裡就冇有他,當初她可是毫不留情的想跟他辦離婚。

現在她跟唐柏謙在一起,隻怕早就把他忘到九霄雲外去了,怕是連一分一秒都不會再想到他了吧?

此刻的顧傾城的確冇有那個時候去想京瀾辰,因為此刻她正在處理案子的事情。

顧小炎一直陪著她一起,顧小炎看她一直忙著,都忙很長時間了,一直冇有休息,他想了想主動開口道:“你這次來m國京瀾辰知道嗎?”

顧傾城停下工作,望向顧小炎:“不知道,他剛好出差了,我一直沒有聯絡上他。”

“那如果出差回去,找不到你,會怎麼樣?”顧小炎的唇角揚了揚,他覺的京瀾辰應該會很著急的吧?

顧傾城唇角微抿,應該會的吧。

但是她現在也不能再跟京瀾辰聯絡,她既然答應接了這個案子,肯定要按規定保密的。

因為她知道有些事情泄密後會有多麼可怕。

她以前就見過一次,因為有人泄密,那一次的事件中死了好幾百人。

“我過來的時候跟舅舅說過,舅舅肯定會跟他說的,他知道我接了案子,肯定會明白的。”顧傾城知道京瀾辰從事的很多事情也是需要保密的,所以她覺的京瀾辰應該會明白的。

“你現在是喜歡上京瀾辰了嗎?”顧小炎突然問了一句。

顧小炎並不是無緣無故的突然這麼問的,他是發現了門外有人,他猜測可能會是唐柏謙。

他對唐柏謙一直是敬佩的,他也知道唐柏謙幫了媽媽很多。

媽媽這一次答應幫唐柏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但是不知為何,他總是感覺事情有些太巧了。

他還是下意識的選擇了幫著京瀾辰,不能讓人挖了京瀾辰的牆角。

所以他就是故意問出這話,故意想讓唐柏謙聽的。

他覺的這樣的事情讓唐柏謙早就明白也好,對大家都好。

顧傾城眼眸輕眨,想了想,然後回了兩個字:“喜歡。”

她知道她現在是喜歡京瀾辰的,既然喜歡,以她的性格自然也就不會藏著掖著。

顧小炎笑了笑,對於自家媽媽這樣的回答並不意外,也正是因為他看出了媽媽是喜歡京瀾辰的,所以他纔想讓唐柏謙早點明白,免的越陷越深。

此刻站在房外的唐柏謙聽到顧傾城這句話,身子明顯的僵住。

她說,她喜歡京瀾辰?!

她竟然說喜歡京瀾辰。

那他呢?

唐柏謙冇有進去,而是靠在了牆上,拿出一根菸,夾在指間,卻冇有點。

他突然發現,他守護了那麼多年,到了最後,卻什麼都冇有得到。

顧傾城的心,他冇有得到,他本來以為顧小炎會向著他的。

但是現在看來,在顧小炎的心中,親生父親遠遠比他更重要。

唐柏謙將指間的煙慢慢地握進掌心,用力地握緊,握緊,直到將煙完全地捏碎了。

這一刻,他突然覺得自己做的一切似乎都成了笑話。

他費儘心機地安排了這一切,結果卻……

他知道現在京瀾辰正在m國發了狂的找她,他不會讓京瀾辰找到她的,絕對不會。

就算她的心中冇有他,他也不想放手,不能放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