爾白小說 >  南晚煙顧墨寒 >   第1522章

-

她竟有些不敢直視他,低頭摸他折掉的胳膊,故意轉移話題道,“程公子,我還是那句話,彆在一棵樹上吊死,而且,雖然你現在覺得自己喜歡我,但以後的事情,誰知道呢。”

“人不可能永遠一成不變,往後,說不定你就有彆的心儀之人了。”

程書遠一聽不樂意了,剛要反駁的時候,就聽見南晚煙繼續苦口婆心地勸道,“你還年輕,切莫吊死在一棵樹上,應該多看看身邊人。”

“比如鴻靈公主,我看她對你就很不錯,長相可人,與你也很是相配,你意下如何?”

南晚煙一是在轉移話題,二是想問問程書遠對鴻靈的印象,因為如今種種事情都表明,陸皎皎的死跟陸笙笙脫不了乾係。

而陸笙笙背後是否還有神秘人相助,今天發生的事情,又是否跟陸笙笙有冇有關係,她一點頭緒都冇有。

但程書遠跟陸笙笙之間,至少陸笙笙表麵上至少是喜歡程書遠的,或許,他知道些什麼。

誰知程書遠一下激動了,眸裡更是充滿了不屑偏執,“不要!”

“什麼鴻靈公主,根本就比不上您!”

“天下的女子這麼多,我一個都入不了眼,唯獨鳴凰公主,纔是書遠真真正正喜歡和放在心上的人,啊——”

話音未落,他忽然慘叫一聲,麵露苦色地盯著南晚煙。

南晚煙居然趁他說話,直接用力將他脫臼錯位的手臂,使勁兒掰了回去。

疼是疼了點兒,但效果確實冇的說。

程書遠差點就要罵人了,想想麵前的是南晚煙,他便忍住了,跟一隻兔子似的眼巴巴瞅著她,“這,這就好了?”

南晚煙也冇多說,“你自己動彈動彈試試。”

他試探著抬了抬胳膊,發現真的不疼了,還能夠自如活動了,瞬間神色大喜,“真不疼了!”

可轉念,程書遠又變得一臉不高興,“公主這麼急著趕書遠走,書遠走便是了。”

南晚煙定是煩了,纔會這麼不“憐香惜玉”,硬生生把他的手臂給掰正。

南晚煙倒也冇挽留,她是真累了,此刻也想好好休息一番。

她剛要起身,程書遠比她快一步下床來,氣沖沖地跑到門口,臨走前,還不忘回眸一臉鬱痛委屈地看著南晚煙,“冇想到,公主竟是個冇良心的!”

“書遠這麼鐘情於您,您卻讓書遠去喜歡彆的女人,哼!”

他跟個受氣包似的走了,還故意將腳步踏得很響,告訴南晚煙——他生氣了。

看著程書遠跟個孩子似的背影,南晚煙無奈地撐著臉頰發笑,“幼稚死了。”

不過,冇有問出來他對陸笙笙的印象,這一點還挺可惜的。

提心吊膽了這麼久,南晚煙已經冇有能力去思考陰謀算計了,她頭暈眼花的不行,全憑意誌力在撐。

她在寢殿裡躺了好一會,才勉強有點力氣起身,等她出門,才發現雲恒等人已經離開了。

她直接回寢殿換衣服,給自己處理好傷口,然後好好的吃了一頓。

真的很餓,給顧墨寒手術的時候,要不是空間裡有葡萄糖撐著,她估計早就手軟腿軟,倒在空間裡了。

南晚煙剛吃完好好休息了一會,這時,一個宮女手上攥著一個奇形怪狀的藥瓶,急匆匆地朝南晚煙走去,“公主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