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6章

徐歲寧這會兒要是被薑澤看見了,他或多或少會猜到點她的意圖,肯定會阻止自己的。

陳律卻半點緊張的神色都冇有,似乎完全不在意被外頭的人看見。

“陳醫生。”她不得不懇求他。

陳律饒有興致的看著她發白的臉色,更加變本加厲。

徐歲寧皺起了眉。

他湊到她耳邊跟她咬耳朵,語氣清冷:“害怕他看見?”

她縮在他懷裡點了點頭。

“跟我好,是什麼感覺?”陳律在心裡思索該怎麼形容這種情況,

“你說他要是看見了,該怎麼辦?兔子都不吃窩邊草,你還來招惹我......”陳律恰到好處的欲言又止。

徐歲寧覺得他就是使壞,明明他伸手就能關上車窗,可是他就是不關,非逼得她開口懇求。

外頭的薑澤臉色微微一變。

下一刻,車窗徹底關上了。

“陳律,那女人我是不是認識?”薑澤開口問道,“聽著有點耳熟。”

“嗯。”裡頭的人應了一句,卻再也無話。

薑澤有些納悶,卻也冇有偷窺的愛好,聳了聳肩,轉身先進了陳律的住處。

車裡,陳律的嘴被徐歲寧那雙**的手捂得死死的,她生怕他在剛剛就出賣了她。

男人的雙眼清醒的很,半點**都看不見。

他順了她的意,讓她上車,不過是做完手術之後疲憊,想解解悶。

徐歲寧則是很累,整個人像是冇骨頭,靠在他胸膛一動不動。

“陳醫生,這次我可不可以加你的微信?”她問。

陳律琢磨了一會兒,這次倒是冇有拒絕,隨手翻開二維碼給她掃。

隨即又覺得辦事麻煩,到頭來他還得把人給送回去。本來是為瞭解乏,為了送她開車來回,或許會讓他更累,著實不劃算。

陳律不太想再有下一次。

不過這回,他還是主動送她回了家,又很體貼的把準備好的避.孕藥給她。

徐歲寧說:“謝謝。”

陳律頷首,很快就開著車走了。

徐歲寧以為,這是一個很好的起點,有了微信,聯絡陳律應該不是什麼難事。

隻是她冇有想到,陳律會立刻去國外進行一個為期三個月的培訓。

徐歲寧有些焦急,三個月的時間一過,什麼曖.昧都消失的無影無蹤了。陳律身邊那種不缺女人的,絕對早就把她拋在腦後了。

事實證明,徐歲寧也冇有想錯。

陳律真的完全冇有想起過她,她就像是待在他腦子的一個廢棄角落裡,他冇再問津。

他這樣的男人太吃香了,哪怕是在國外,也有不少女人愛約他。

給他培訓的一個華人教授的女兒,天天下課,就會來找他,同為醫學生,不懂的問題,都會來問他。

問到最後,尺度越來越大,最後問他生物相關的問題。

“陳醫生,你覺得我怎麼樣?”

陳律倒是從容淡定,客觀的分析道:“還不錯。”

“那你有冇有興趣試試?”她笑了笑,說,“我房間正好有紅酒,要不要一起喝一杯?”-